我的故事

今天想来谈谈强迫症。其实强迫症并不是大家所说并且略带时尚的完美主义。而且我有强迫症相信大家都没看出来,因为我隐藏的很好,另一方面学会了调节并且自己的乐观态度,没有到歇斯底里的地步。

说到我的强迫症要回忆到初中,初中我的脑子感觉莫名其妙会胡思乱想,而且经常由数字联系到一些不好的想法,并且不断用手指触碰东西并且数数,一边要想要数多少下,中间觉得“不满意”又要重新开始数。脑子很乱,不知道这些想法是从哪来的,感觉很折磨,我想让自己停止想这些,但却停不下来,当想到不好的时,会反感自己,用脑袋撞墙,为了让自己不想,但是脑袋撞墙的时候都还会数着撞了多少下,这种感觉真的很痛苦,并且当时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也不知道这是强迫症,更说不上知道该如何应对了。所以大家现在可以看到我的额头有一个隐隐约约的包,而我对外的说法是小时候摔跤经常摔到一个地方所以就消不掉了。和家里我也是这样说,我的强迫症也没有告诉过他们,毕竟我那时候也不知道这是什么,虽然到现在也没有告诉他们,因为总觉得说不出口,而且感觉自己现在能应付这个了。除了这个表现,初中还会写字的时候反复描写,就是看某些笔画或者字觉得写的不满意,就反复描反复描,所以初中的作业本可以看到有些字的颜色很深,甚至有的字描的字都穿了。

我不知道这是哪来的习惯,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来了,但是,这个习惯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,变得正常了。上了高中,记得高一强迫症又早上来了,但当时症状较轻,反复用手触碰数数什么的,来了一会又消失了,忘了那些莫名其妙的设定。到当时我也不知道这种想法是怎么来的,只是觉得这种想法是间接性的,一段时间突然出现又渐渐的消失。到了高二某段时间,这种想法又来了,强迫的想法一直出现,想让自己不去想,却怎么也控制不住,与这种想法不断的斗争,挣扎,那段时间感觉真的很痛苦,我告诉自己这种强迫思维是间接性的,可能果断时间就没有了。但是这种想法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,并且这种想法一直持续到高中结束。

在高中的强迫症有着另一个表现,就是不断的怀疑自己写的答案,举个例子,比如选择题我选了C,即使写了C我也要反复检查我写的是不是C,我想强迫自己往后做,但头脑却一直想着上一道的选项,又忍不住反复看几遍。每做一道都要经历思想的斗争。就这样,慢慢的,考试每次都是绷紧着神经的将试卷做完,这样的怀疑与反复检查让我感觉考试时间越来越紧,并且有的时候都不能做完。记得有一次和班主任谈话,我稍稍的说了说自己的感受,老班说可能是自己太紧张了,放松放松,那时候老班借给我了一本《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》,里面有很多激励性的话语,有点像心灵鸡汤,不过那时候真的有点用,至少告诉自己要坚强,并且学会了一点自我激励与心理调节。就这样,高二过去到高三,高三分了科技班,到了科技班,但那时候就感觉怎么学都没有以前的状态。成绩也有点变化,其实那个时候高二的老班也发现了,有和我谈过,她觉得还是换班可能是很大的原因,可能老师都换了会不习惯。但我知道还有其他原因,只是这个原因当时我都还不能理解。到那个时候我也还不知道这种想法是强迫症,还是当做一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并且让人感觉痛苦的想法而已。

高二感觉自己有当班长,老师会有小小的关注,有时候还会谈谈心,强迫思维相对好过,高三换班之后,没有了这种“关注”,感觉心理有想说的也不知道找谁说,新老班也并不了解,而自己也没有去找老班分享自己心理的想法,就这样独自承受确实感觉有点难熬。

高三的一堂心理课让我开始寻找解决的办法。高三某天心理老师来班里给我们上了一堂心理课,考虑到高三的压力这也许是高三的特别待遇。课后老师鼓励大家可以写信给她,找她谈心。其实有点开不了口,但是还是鼓了勇气,给老师写了一封信,说了说自己的状况,描述了一些自己用手触碰、数数的特征。老师回信了!信是让老班转交给我的,老班似乎也意识到了点什么,和我说别有太大压力,不清楚心理老师是否和老班说我的状况,也许老班仅仅是觉得心理老师回信只是意味着我压力比较大,但是听到老班这样说觉得心理挺开心的,仅仅因为自己受到关注了!意味着老班可能会和我聊天,帮我找到解决办法!毕竟不想一个人忍受着,但也开不了口,所以一直等着被询问。

之后我和心理老师约好了时间,现在想想心理老师确实帮了我很大的忙,至少让我明白了这种行为有个名字,叫强迫症。她告诉我在有强迫思维的时候应该怎么做。之后我便通过短信每天向老师描述自己当天的状态。虽然并没有完全克服,强迫症最后陪伴我完成了高中,但是通过老师的帮助我知道了强迫症是有科学的调节方法的,我开始去认识强迫症。虽然高中并没有太多应对的科学知识,但是还是这样通过了高考的考验,要说那段时间没压力是骗人的,家人多少知道我心理可能有点小问题,可能都觉得是有压力紧张造成的,快高考那段时间爸妈、姐姐还有叔叔都经常打电话给我,告诉我不要有压力,爸妈还经常煮了鸡肉给我送学校,真的给了我很大鼓励。当时其实我也不断告诉自己,高考不是人生唯一的道路,即使考到二本我也会去读的,这没什么大不了的。高考两天,当自己要检查答案的时候我鼓励自己继续往后做,没错是鼓励,而之前我是逼着自己往后做,其实强迫症是需要一个心态的调节,虽然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反复看几遍,但高考顺利完成了,虽然说不上强迫症对自己高考有多少影响,但是觉得自己挺不错的,因为自己没有被压倒。

我觉得强迫症就像一个筛子,会选择一部分人来接受它的考验,最后战胜了的人或者不被打倒的人将有更强大的内心。虽然到现在我还是有强迫思维,比如反复触碰数数等等,但是我学会了如何调节,让自己不为这种思维痛苦,并且学会尽量减少这种强迫的行为,会鼓励自己战胜这种思维。

始终相信那种关一扇窗开一扇门的说法,强迫症带给我的不仅仅是略带折磨的想法,但当你能真正能作为自己的主宰的时候,能掌控它而不是被它所控制,那么它便能给你更坚强的内心以及别样的视角。

PS: 
  现在想想高中为了让自己答题更自信不反复检查,我想了个办法,在书店买了本速算口算小册子,而且是一年级,没错最简单的两位内加减乘除,让自己快速算,现在想想还挺有趣的,那时候甚至连二乘三得六都会怀疑...
  还有和心理老师交谈的时候我说了我的梦想——想去哈佛留学。当时通过书和文章感觉挺憧憬哈佛的,不过想着这也能说出口当时还真是单纯,不过现在也没否认当时的想法,虽然留学可能没机会,说不定成功后可以去哈佛当当讲师,演讲什么的,哈哈梦想还是要有的。

这就是我未完待续的故事,写给我的家人,朋友。

冀ICP备15029247号-1 © 2016-2019 mdrea.cn, all rights reserved 梦一座城